2010-07-09 14:23:06

D&D演义(一)“别抱怨啦!想点办法吧!”

作者:亿万星辰

演义的意思是说,如果你发现作者在文中的叙述符合史实,那么这是作者精心考据的结果;如果不符合,那么就是作者合理虚构的结果。
                                                             
                   ——《演义学简论》

 

一 “别抱怨啦!想点办法吧!”
 

 滚滚长江东逝水,奔流到海不复回。D&D(龙与地下城)问世三十多年,风靡欧美,如今西风东渐,亦如磁石吸铁般聚拢了无数中国桌面游戏爱好者。而它的两位创始人,加里·吉盖克斯和戴夫·阿纳森,却已在去年和今年相继驾鹤西游,到天国跑团去了。

 这二位相识、合作始于1969年,那时候他们还年轻,都喜欢玩“战争游戏”。这种“战争游戏”可不是现在拓展训练的时候玩的真人CS,而是一种在桌面上玩的兵棋游戏。兵棋和D&D,差不多相当于腊玛猿和现代人的关系。兵棋的历史不算悠久——和围棋、象棋比的话,它的历史真的算不了什么——不过它的实用性很强,以至于在炮火纷飞的两次世界大战中,都能看到操各种语言、穿各种制服的统帅、将军和参谋们拧着眉瞪着眼,围着沙盘转来转去。

 兵棋是1811年发明的,发明者是普鲁士人冯·莱斯维茨男爵。莱斯维茨男爵是位文职军人,专业是军事分析和咨询,在普鲁士王宫当差,头衔是宫廷顾问。而“顾问”的定义从古至今就没变过:顾得上的时候问一问。而来听他阑述军事思想的,当然都是王爷宰相,太子国舅之类的显贵。莱斯维茨虽然也是个爵爷,但在这些人面前还是小巫见大巫,偏偏这些大巫还不给他面子,常常听着听着就打起瞌睡,要么就突然想起“锅还在火上烧着呢”,闪了。

 这当然说不上是有礼貌的表现。可莱斯维茨也就相当于大学开的老总培训班的讲师,哪个CEO也得罪不起,只好回家一个人郁闷。一个人闷着难受,不免向夫人唠叨几句。唠叨得多了,男爵夫人也烦了。

 我们不知道男爵夫人是何许样人,不过可以把她想像成《希莤公主》的老妈,一个性格开朗、热爱户外活动、有时候会亲自下厨做香肠的女人。在某一次因为听丈夫的抱怨,不小心把香肠煎糊了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

 “我说亲爱的,别抱怨了,你就不会想想办法让他们好好听你讲吗?”

 就是这句话,开启了D&D乃至于TRPG的历史,注定了加里·吉盖克斯和戴夫·阿纳森的相遇。

 响鼓不用重锤敲,一句话点醒梦中人。莱斯维茨一想,他们不是嫌干巴巴地讲没意思吗,那就给他来个战场再现。他用胶泥按照一定的比例(这个比例有点奇怪,是1:2372)做出战场的地形模型,又用不同的颜色标出河流、湖泊、道路和居民点。至于部队和装备,就用小木头块贴上纸条来代表军、师、旅、团、营,以及车、马、炮……他给这种新玩意儿取名“KRIEGSSPIEL”,意思就是兵棋。

 这样一来,枯燥的军事思想和战役经过变得具体化,可视化、动态化,讲到“敌军炮兵于XX分占领XXXXX高地”的时候就可以把一块写着“敌军炮兵”的木块放在小土包上,然后在小土包下摆几块写着“我军粮库”、“我军弹药库”之类的小木块,以表现“危矣,降乎”这样的高级战术。

 纸上的说教变得立体化,那些犯困的CEO们也精神了,锅在火上烧着的也不在乎饭糊不糊了。莱斯维茨一下子变成最受欢迎的顾问,他的名字也得以走进史册——兵棋和总参谋部、军事科学院一起,并称为普鲁士人在军事科学领域的三大发明。

 除了王公贵族们,普鲁士国王也很喜欢这个新玩艺儿,以至于常常玩到深夜。这还不算,他还下令在宫中举行兵棋表演,供高级官员和外国贵宾欣赏。在诸多访客中,俄国大公尼古拉在喜爱之余,把它带回了俄国。当然,在那个时候,尼古拉大公肯定不会想到,这一举动将会对百年后的普俄两国产生什么样影响。

 这个时候兵棋还只限于重现历史战役或者根据现成的剧本排演战役,使它有了实际军事意义的,是莱斯维茨的儿子,约翰·莱斯维茨。约翰在普鲁士军中服役,是一名陆军中尉。他认为,父亲的发明和华尔兹一样被当作宫廷娱乐实在是大材小用。于是他为兵棋制订了一套严格的叫做“战斗结果表”的裁判标准,又规定,交战双方采用回合制,就是“你打我一拳,我再打你一拳,直到有人趴下为止”的规则。这样一来,当两支部队相遇时,谁胜谁败就有了依据。他先列出两军相遇可能发生的所有结果,然后从这些结果中随机抽取

 比如,一门舰炮对敌人射击,通常会有两种结果:打中,没打中。怎么判定到底打没打中呢?当然不是比谁的嗓门大,而是采用一种更科学的手段:投骰子。当时舰炮的命中率大约是三分之一,那么,假如骰子投出一点或两点,表示击中,投出三到六点,表示没击中。

也许具体到一门炮来说,投骰子的结果显然是太偶然了:如果炮手操作熟练,经验丰富,那么命中率会超过三分之一;反之可能连三分之一都不到。但放眼整个战场,有许多门舰炮在射击,每一门炮的每一次射击都是一次偶然事件,投骰子这种看似游戏的手段恰好能够模仿出战场上各种因素对炮弹命中率的综合影响。

 因此,参加兵棋的人除了对峙的双方,还增加了裁判员。裁判的工作,就是随时查看战斗结果表等规则,确定交战双方每一个细节的得失。

 而且,在对弈期间,交战的双方是被隔在两个房间,很好地模拟了战场气氛。

 约翰中尉抱着地图和概率表推广他的兵棋,1824年,他出版了《用兵棋器械进行军事对抗演习的指南》,在欧洲的军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陆军参谋长冯穆福林观看了他的演示后,下令把兵棋作为军官训练和计划作战的一种手段。约翰中尉的事业如日中天,很多欧洲的君主都邀请他去做兵棋演示。然而,乐极生悲,一些同事嫉妒他的成就,想办法把他排斥到了一个孤立的边塞。从欧洲诸国王室的座上宾沦落到穷乡僻壤,这个落差击垮了约翰中尉生活下去的信念,1827年,他在忧郁和忿恨中自杀。

 本文采用的资料皆来自互联网。光荣属于互联网,谬误属于本人。


 

--2012年3月--

  • 1 2 3
  • 4 5 6 7 8 9 10
  •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19 20 21 22 23 24
  • 25 26 27 28 29 30 31
Dungeons and Dragons 4.0™《龙与地下城4.0》核心规则书©以及相关产品所有专利 由 Hasbro全部保留,其简体中文版由Hasbro独家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Perfect World Chinese)制作发行;相关图片由Hasbro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Perfect World Chinese)使用,并保留全部权力。“Dungeons and Dragons” 《龙与地下城》、“Wizards of the Coast(WoTC)”及“Hasbro”标志均为Hasbro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Zongheng及其标志是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Perfect World及其标志是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其他商标是其他公司的各自所有物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