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15 16:01:41

浩劫残阳-流浪笔记

作者:译者:E.S 来源:大法师之塔

       我的家乡属于火焰和尘土。
         血红的炎阳,枯萎的生命。风,灼热而干枯,沙尘席卷毫无生气的大地。沉闷的雷声响彻四方,闪电遍布无云的天际。
         我的家乡属于鲜血和灰烬。
         野精灵在平原流窜,袭击落单的旅人。风中诡异的歌声把人们领进无尽的沙海,奴隶为了争抢发霉的稻谷血流成河。巨龙攻击城市,巫王却好整以暇地待在军队的保护里,建造华美的宫殿和坟墓。
         凄凉而悲壮,那几个城邦倔强地挺立在绿洲之畔。残忍而野蛮,政治斗争和异形怪物肆虐着大地。
         生命苦短,在我的家乡,阿塔斯。

世界概况
         阿塔斯,骄阳下的沙漠,风啸中的大地。
         这个世界最著名的特征就是那炽热的太阳。从清晨到黄昏,一抬头就可以看到浅绿色天空中那血红的圆盘。而且只要太阳在空中照耀,温度就会不断上升。清晨时,气温大约是华氏100度左右,中午接近华氏110度,而下午的则攀升到华氏130度左右,有时甚至能达到华氏150度。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无法单纯依靠饮水来维持身体。暴露在阳光下会感到恶心,无力;如果不及时补充水分,将因虚弱而无法行动,嘴唇,舌头以及喉咙肿胀;渐渐地,角色的血液愈来愈浓稠,心脏负荷增大;最终,沙漠上又多了一具骸骨。
         在阿塔斯,和太阳齐名的,还有同样剧烈灼热的暴风。暴风除了能够加快水分蒸发的速度,还能导致可以持续50天左右的沙尘暴。沙尘暴遮天蔽日,使正午的天空看起来像是黑夜,能见度降至最低,甚至伸手不见五指。即使速度不高的和风也同样令人厌烦,空气中悬浮有太多可吸入颗粒物,使呼吸变得有些困难。和风把这些颗粒四处吹散,导致这个世界到处覆盖着一层橙黄色的浮灰,甚至眼膜上都粘有一层浆泥。无风的天气可能更加危险。热气流疾速盘旋上升,形成飓风,把沙尘,植物以及人类一同卷至高空。飓风消失得和形成一样迅速,因此,体验过向上飞翔的旅客们通常还要附带体验一下急速坠落以及与地面亲密接触的滋味。
         风暴的确很危险,但在阿塔斯,最大的威胁莫过于缺水。在大部分区域,一年至多有一次降雨,而剩下的地方十年也未必见得到雨水的影子,人们得依靠绿洲中那些充满咸味儿的水塘。除了有限几条不到50里长的内陆小溪,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河流,但我确实曾经见过古代大桥的遗迹。是的,这个世界一度江河澎湃,但那究竟是怎样的景象,我却无法想象。
         我先前提到过,缺水会对人类造成怎样的影响,但在阿塔斯,干燥的气候还有一个副作用。阳光直接照射在荒芜的大地上,热量无法得到反射,因此导致白天的酷热。但当夜晚降临,低湿度又带来了相反的效果。白天的热量迅速逃逸到太空中,气温骤然降低至华氏40度以下,而在山区,温度甚至只有华氏0度左右。
         总而言之,阿塔斯的特征就是骄阳,暴风和缺水。我自己的经历和其他冒险者的故事证明了这一切。这个世界是个无尽的荒芜之地,孕育着恐怖的猎食者,而绿洲则仅仅是些点缀。是的,阿塔斯是个充满着颓废和哀伤的地方。
         不过,虽然听起来沉闷乏味,事实上这个崎岖荒芜的世界却有着自己独特的壮美。看过沙海中初升的太阳么?看过环山上落日的余辉么?那种野性的美感能征服每一个人的心。是的,拿起自己的长矛和捕网,离开城市,去挑战旷野,尽情感受那无尽的凄清吧。

地理概述
         多年来,我游历四方,因而也收集了大量的地理资料。当然,其中不少在准确性上值得怀疑。毕竟,我的大部分情报都是由旅者,商人或是探险家一类的人物提供,而其中确实有不少人都在竭尽全力骗我上当。
         但不管如何,我终于算是凑出了这个世界的大概轮廓。阿塔斯,或者说,我们现在所知的阿塔斯,是一片一百万平方英里的沙漠。在这个世界的正中央,是占地十二万平方英里的黄沙盆地,我称之为无尽沙海。由于受自然条件的限制,到目前为止,人们对无尽沙海的内部还一无所知。无尽沙海的外围环绕着高地,宽度从四百英里到五十英里不等。高地由许多不同地貌构成:金色的沙丘,纯白的盐地,荒芜的石山,危险的流沙,当然,也少不了那生长着低矮灌木的平原。这里,就是“文明” 仍然苟延残喘的地方,绿洲在平原上星罗棋布,偶尔还能望见一阵麦浪,甚至是小片森林,当然还包括那些私搭乱建的小屋所聚成的“都市”。每座“都市”都反映出巫王的个人喜好和性格,每座城市都在饥饿的边缘挣扎,收割来的粮食根本难以支撑人口。
         离开高地继续向外围进发,就进入了环山地带。所有的山脉都是南北走向,因此在无尽沙海的东西两侧构成了无法逾越的山脉,而在无尽沙海的南北两侧,则构成了一系列充满危险的山谷走廊。在环山地带以外,据说还有广大的外野。但对那里的事情,我们知之甚少。曾经有许多勇敢者曾经想要探索那里,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有幸回来。而在我的那次探险中,刚刚走到外野边上,一只隐形勃拉卡巨兽(Invisible Braxat)就夺取了两名同伴的性命,一个半身人部落想把我煮了吃,最后,一条丝龙(Silk Wyrm)追了我整整一个礼拜。现在想想,能完整回来真是个奇迹。

阿塔斯的文化
         虽然说,阿塔斯是一片凄凉,但却也还不是荒无人烟。人类,半人,以及其他类人生物都在这片大地上顽强生存,每一族都想方设法适应这严酷的自然环境。一般而言,每一族都分化成以下几种类型:城镇居民;乡村居民;贸易商会;游牧部落;绿林强盗;原始部族以及避世隐者。
         城市周围总是座落在广阔的绿洲上,周围有大片金色的麦田支撑人口。城市中总是汇集着各色人等,伴随着垃圾的腐臭和乞丐的哀号。高大而坚固的城墙保卫着市民,同时也囚禁着市民。在城市中央的要塞中,居住着强大的巫王,通过自己如狼似虎的官僚,贵族和教士统治着自己的领地。在城市和附近的原野上,巫王操掌着每一条生命,拥有绝对的权利。
         几座泥巴房子就可以称得上是个乡村了。乡村通常位于不为人知的小片绿洲上,比如盐碱地的边缘或是山崖的阴影之下。政治结构则各自不同,有的由官僚机构统治,有的则处在独裁者的压迫之下,偶尔,还有民主议会的影子。但不管如何,其实乡村的命运早已注定,或是巨龙来袭,或是绿洲干涸,或是哪个部落冲过来劫掠一番。几年过后,一切曾经的痕迹都被随着狂风远去,掩埋在黄沙下哭泣。
         精明的商人们组成了贸易商会,他们的交易网络遍及数百里的区域,克服了一切障碍。从无尽沙海的边缘到环山山脉的峡谷,遍布着贸易中继站。商队从这些中继站出发,支撑着商会在城市中那庞大的商业中心,进而控制着城市的商业活动。通常情况下,贸易商会是靠家族统治和传承的。
         游牧部落属于旷野。在平原,在荒野,在沙丘,到处可以见到他们四处迁徙的身影。偶尔,当碰到水草丰满的地方,他们也会停下来住上一两个星期。游牧部落人口很少,只包括五到十个大家族(五十至一百五十人),阿塔斯严酷的自然环境不能支撑更多的生命。大多数游牧民都有着极强的独立精神,团结在长老会周围,依靠自己生活。通常,一位能使用魔法的长者会充当领导者的角色。
         哪里有值钱的东西可抢,哪里就有绿林强盗。这些可耻的亡命徒靠着抢劫商队,偷取牲畜或是掠夺村庄为生。由于惧怕报复,他们的据点常常隐蔽在荒无人烟的盐碱地或是荒野之中,靠着自然环境保护自己劫掠来的财宝。他们的头领残忍无情,靠着暴力和诡计维系自己的统治。
         原始部族还停留在捕猎和采摘的阶段,他们的生存范围最广,同时生存方式也为最多样。任何地方都有可能出现他们的踪迹:或是在盐碱地捕杀蛇类,或是在石头滩采集根茎,甚至有可能爬上高山峭壁去偷鸟蛋。一个原始部族的人口比游牧部落还要少,通常只包括三到四个小家庭,人数不超过二十。
         或是由于无奈,或是出于自己的选择,避世隐者远离了文明和社会,独自一人前往小片绿洲,靠着农业或是狩猎,过着简单而清贫的生活。隐者可能居住在阿塔斯的每个角落,但想要真正拜访其中一位可不容易,究竟,他们中的大部分不大喜欢陌生人的打搅。

超自然力量
          在这个世界里,存在着许多普通人根本无法捉摸的力量,这些力量可以被划分为以下三类:牧师魔法,法师魔法以及心灵异能。每一种力量都在阿塔斯的生命循环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牧师魔法
         在被诸神遗弃的阿塔斯,牧师们祭拜的是四大元素的力量~气,土,火,水。当然,在这个逐渐干涸的世界里,祭拜水元素的牧师可能是最强大也最吃香的一群。
         还有一群人自称督依德,在一般人眼里,他们和牧师相差不多。但事实上,督依德并不祭拜任何一种元素,而是在为了挽救阿塔斯涉死的生态环境不懈努力。他们侍奉的是自然和整个世界的平衡。虽然很多人都认为,他们注定会失败,但督依德教徒们还是顽强地继续着他们的尝试。
         在很多地方,巫王被描绘成不朽的存在。的确,许多城市的统治者能赋予神官(Templar)施展法术的能力。但巫王真的拥有可以和四大元素相媲美的力量么?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

法师法术
         法师施展法术的方式和牧师完全不同。法师将世界的生命力转化为魔法的力量,进而用于施展法术。如果法师足够小心谨慎,尊重生命的力量,尽量不破坏这个世界脆弱的能量平衡,那么就不会造成负面影响。一般而言,大多数法师都倾向于保护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但也有一些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这些邪恶的施法者被称为黑魔法师(Defilers)。黑魔法师竭尽全力从周围的环境中抽取力量,在黑魔法过后,周围的植物枯黄凋零,一度肥沃的土壤变得贫瘠。在阿塔斯,巫王一般都是强大的黑魔法师。

心灵异能
         事实上,在阿塔斯,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拥有些心灵异能。虽然大部分人仅仅能勉强使用一两种能力,但通过系统的学习和训练,任何人都可以掌握这种力量。在每座城市里,都有专门的学校,用于指导人们如何“思考”。甚至许多战士,神官和法师都在这些学校中学习,发掘自己本职以外的力量。心灵异能不同于魔法,心灵异能师专注于自己的内心深处而不是外物。他们利用,而并非抽取自然之力。因此,使用心灵异能并不会对阿塔斯的自然环境造成不良的影响。

阿塔斯的历史
         从祖先流传下来的,与其说是阿塔斯的历史,不如说是传说和政治宣传的混合物。毕竟,要为生存发愁的人们是不会关心过去的,而剩下几个所谓研究“历史”的,不过是巫王的马屁精,成天想着如何粉饰太平。因此,我们的“历史”充满了矛盾和谎言,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但究竟,我们也能从这些让人反胃的谄词中得出些许结论,单纯从书卷的数量上我们就知道,大部分城邦已经在风沙中屹立了数千年之久。同一名巫王可以统治数百年,或是上千年,有些人甚至声称他们从城市建立起就一直在宝座上坐到今天。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事实。强大的巫师可以存活几个世纪,而在我的一生中,还没有那个巫王死去,同样,在我的父亲,或是祖父的年代里,同样也没有任何巫王去世。
         但是,巫王的确会死。我就知道两个废弃的城邦,既然每名巫王统治一座城市,那么这个世上起码还有曾有过两名巫王。也许他们用于维持生命的魔法最终失去了效力,也许其他巫王消灭了他们。但不管如何,城邦的废墟证明,阿塔斯的确在逐渐消亡。因为若这个世界还有一丝生气,那么新的城邦应该会在遗迹上重新兴旺。
         抛开政治化的历史,回过头来看看民间传说。吟游诗人赞颂着那个逝去的世界,那个无比美好的世界。青山绿水,麦田金黄,森林覆盖原野,牧童带领无数牛羊,人类主宰着自然。在那个无比美好的世界里,战士不会为了明天的食物拼得你死我活,他们追逐着名誉,追逐着光荣,追逐着爱人的垂青。在那个无比美好的世界里,国王总是身先士卒,为了保护自己的子民与邪恶誓不两立。
         看看我们这个世界的现状,人们可能会觉得这些故事不过是用来排遣苦难和心酸的幻想,哪里会有那样的世界,哪里会有那样的国王。但究竟,有那么多的歌谣都在诉说着同一个过去,也许这些歌谣真的就是事实。
         是的,我们这个世界建立在早已被遗忘的废墟之上。曾经流连于沙丘中偶尔露出的断壁残垣么?曾经惊异于险峰上那古老的城堡么?曾经怀疑过那石砌的古道将把我们带向何方么?如果你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你心中就会充斥着和我一样的想法:阿塔斯就是“那个世界”最后的余晖,我们这些人类,精灵,矮人,半身人就是那个文明世界的野蛮子孙。我们这个世界的巨龙,狮子,以及其他的野兽,都是变异后的品种。甚至血垂柳(Blood-Blossomed Tamarisks),也曾经是覆盖大地可爱植物。是的,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生命,都是扭曲的怪物,恐怖,狡诈,堕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生命会变成这样,但这也许就是大自然的准则,在一个野蛮的世界上,只有最野蛮的生命才有生存的权利。或许这是由于某个未知邪神的影响?或许像很多人说的那样,巨龙就是一切的祸根。
         如果我们能找到事实的真相,也许我们就能恢复祖先的辉煌。在那无尽的黄沙之下,在血与火的岁月以前,阿塔斯,那是个富饶而可爱的世界,那是个拥有清水和荣耀的世界。
 

--2012年3月--

  • 1 2 3
  • 4 5 6 7 8 9 10
  •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19 20 21 22 23 24
  • 25 26 27 28 29 30 31
Dungeons and Dragons 4.0™《龙与地下城4.0》核心规则书©以及相关产品所有专利 由 Hasbro全部保留,其简体中文版由Hasbro独家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Perfect World Chinese)制作发行;相关图片由Hasbro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Perfect World Chinese)使用,并保留全部权力。“Dungeons and Dragons” 《龙与地下城》、“Wizards of the Coast(WoTC)”及“Hasbro”标志均为Hasbro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Zongheng及其标志是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Perfect World及其标志是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其他商标是其他公司的各自所有物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