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6 11:02:50

D&D演义(二)“诸位,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作者:亿万星辰

 
      约翰中尉离开了人世,兵棋却留下了。不光普鲁士人,整个欧洲都会玩。可是长期以来,谁也不知道到底谁玩得好。直到约翰中尉下世80多年后才有了机会:欧洲人决定发动一次世界大战,来检验大家的兵棋水平。当然,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还有一种版本,那就是课本里写的“帝国主义国家为瓜分殖民地,争夺世界霸权”。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普鲁士——那时候已经是德国了——和俄国反目成仇。德国本来打算先收拾法国,再和俄国打,于是德军主力攻进法国,不料俄国的行动很快,第一、第二集团军六十万人打了进来,德军只有第八集团军的二十万人应战,东普鲁士眼看不保。于是,兵棋史上著名的坦能堡战役爆发了。
       关于这场战役有两个版本,其关键词都是兵棋。
       版本一的说法是,俄国人在坦能堡战役前进行了一次兵棋推演,发现虽然自己气势很凶,但两个集团军之间缺乏联系,可能会被各个击破。但可能是觉得这种纸上谈兵不太可靠,或者觉得德国人没有胆气主动出击,俄军没有改变部署。而同时,德国人也进行了兵棋推演,也发现了俄军两个集团军间的裂隙。于是德国人果然来个了各个击破,俄第二集团军首先被击溃,指挥官萨姆索诺夫自尽。
       版本二的说法则更有戏剧性,也更让人感叹。这个版本说,萨姆索诺夫在战前进行多次兵棋推演,认为可以由他来从正面挤压德军,迫使德军撤退,而第二集团军可以从北面夹击,一举歼灭德军。
       德国人的兵棋推演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如果第八集团军不想被围歼,就只好向柏林撤退,那么局势对德国就非常不利了。就在大家准备进行一场柏林保卫战的时候,一个叫霍夫曼的作战参谋却站出来大喊一声:
       “诸位!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我们能打赢!”
       所有的人都看着他。
       “我们可以修改一个条件,重新进行推演:那就是,在我们攻击第二集团军的时候,第一集团军会按兵不动!”
       所有的人刚刚亮起来的眼睛又黯了下去。有人拍拍他的肩膀说:“兵棋推演是很严格的,你的假设太一厢情愿了,简直就是作弊!作弊的结果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
       呃,好吧,这句话不可能是霍夫曼说的。不过在二战的时候,确实有过在兵棋推演中作弊对战场产生重大影响的例子。那是在中途岛海战之前,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部进行了一次历时四天的兵棋推演。按规则,推演的结果是日本舰队遭到美军9次打击,赤诚和加贺两条航母沉没。这可真没面子,也很伤士气。于是,兵棋推演的指挥官伸出了金手指,把美军的打击改成3次,结果就变成只有加贺号沉没,赤诚号只受轻伤。于是士气大振。再于是,中途岛海战的结果,就是日本惨败,四艘航母、一艘重巡洋舰沉没,300多架飞机毁,3500人阵亡。这就是作弊的下场。
       霍夫曼当然不知道这些。但他知道另一件事:早在日俄战争时期,霍夫曼担任远东调查员,一次他目睹了两名俄国军官间的斗殴。其中一名军官就是现在的第二集团军总指挥萨姆索诺夫,当年他拳法神勇,把对头打翻在地,出尽了风头;而那个挨揍的家伙叫连年坎普夫,连年坎普夫虽然武功差一些,但在官场上的运气一点也不差:而今担任第一集团军总指挥的,恰好就是这位连年坎普夫!
 
       霍夫曼认为,这两个人势同冰火,如果全力攻击萨姆索诺夫,连年坎普夫绝对不会救援。参谋们打起精神,把“第一集团军不会行动”作为条件加进推演,果然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第二集团军将孤军深入,被彻底消灭。
       当然,如果萨姆索诺夫和连年坎普夫早就尽释前嫌,最坏结果也不过如前面推演过的,去打柏林保卫战。反之,这可是扭转战局的良机。
       战局的发展一如霍夫曼所料,第二集团军孤军奋战,第一集团军却没有任何动作,眼看着友军被消灭。悲怆的萨姆索诺夫举枪自尽,用生命验证了“友军靠得住,箱子也上树”这句军事格言。
       更令人叹惜的是,俄国人因为这次惨败迁怒于兵棋,通晓兵棋的军官们被大量清洗,兵棋的发展几乎夭折。却不知百年前把兵棋带回克里姆林宫的尼古拉大公地下有知,该作何感想。

       事实上,不仅坦能堡战役,很多著名的战役如偷袭珍珠港、诺曼底登陆、北非战役之前都进行过兵棋推演。
       而兵棋来到民间,走到游戏爱好者们的桌面上,似乎应该是这样的过程:
       战争过去了,军人们陆续退役。那些在沙盘旁见证过战场风云的参谋们,只能在火炉边的摇椅上讲述当年的惊心动魄。很难说他们不会遇到当年莱斯维茨遇到过的情况:当事人讲得津津有味,听众却兴味索然。于是,他们会翻出地图,找些小木块,亮出厚厚的规则书,兵棋就这样走向了民间……
       看上去似乎很合理,但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
       兵棋被游戏化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还没打起来,那时候在欧洲兵棋还是一种战争工具,所以这事是爱玩的美国人干的。
       美国人接触兵棋虽然比欧洲人晚,不过在19世纪末,在兵棋推演中领先的是美国人。那是在1883年,那一年……那一年美国军队好像没什么动静,不过,一个叫陶顿的陆军军官把兵棋图版化,搞了一个业余版的兵棋,给非专业军事人员玩。于是,兵棋作为一种游戏来到了民间。
       可惜,这第一版游戏化兵棋的实物已经找不到了,从有限的资料来推测,它有一张地图,若干棋子,一套战场规则,可能没有使用骰子。
       为了与军用的兵棋区分开,这种业余化、民用化的游戏被称为战棋。但是战棋的首次亮相,并不算惊艳——这个看上去很简陋的游戏大受欢迎,但不知为什么,陶顿或者他的家人、朋友竟然没有申请专利或者成立一家战棋游戏公司——美国人那么有商业头脑,陶顿家居然会看不到这种游戏的商业潜力。于是,玩家们失去了在19世纪末就得到一家专门生产自己喜爱的产品的公司的机会。
 
       1913年,英国科幻大师H•G•威尔斯——《大战火星人》的作者——出版了一本叫《微型战争》的书,给兵棋爱好者设计了一套规则。同时,他提出在游戏中使用模型,用小人像代替纸片,这样显得更直观。书卖得不错,不过,游戏本身并没有大火——也许是因为,那时候世界大战的阴云已经出现,大家本能地感觉有点不妙,玩心渐渐收了——于是,玩家们又一次没有得到战棋游戏公司,却稀里糊涂地得到了一场世界大战……然后是第二场。
 
       游戏神保佑,对战棋有爱的人没有在战争中死绝。二战结束后,战棋才算得着了发展的机会,诸如拿破仑扫平欧洲、亚历山大大帝远征波斯之类的题材都被改编成战棋游戏。
       这时的战棋多半是这个样子的:

       一张地图,是根据真实地形绘制的;
       一些厚纸板或者塑料、金属做的棋子,代表部队和装备;
       一本规则书;
       一个骰子。

       这个时代的战棋,大概还处在爱好者自订、传抄、修改规则,自制或者订制棋盘棋子的阶段——有点像前几年的三国杀。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一九五三年。那一年,美军深陷朝鲜战场,痛感这场战争取胜无望,不得不坐上了谈判桌,以至于有一段曾经脍炙人口的快板开头就说“一九五三年,美帝的和谈阴谋被揭穿……”
       当然,这件事在战棋的发展史中并没有什么地位,白虎团的覆灭并没有影响美国人查尔斯•罗伯茨对战棋的爱。在这一年,他推出了一款真正商业化的战棋游戏——《战术》,大获成功。这款游戏中首次引入了现在的战棋玩家们很熟悉的六角地图,使玩家可以斜向移动棋子。
这款游戏的成功催生了一家在陶顿、威尔斯时代就应该成立的战棋游戏公司——阿瓦隆希尔(Avalon hill game company)游戏公司。这家公司很快推出了《战术2》和以南北战争中葛底斯堡战役为题材的《葛底斯堡》。这两款游戏影响了很多桌面游戏爱好者。
       50年代,很多美国人玩这种游戏上了瘾,一发不可收拾。这些人成立了一个组织,组织的名字颇为响亮——“国际战争游戏联盟”,简称IFW。
在这个组织里,最狂热的一个家伙,就是加里•基盖克斯,龙与地下城的创始者之一。

--2012年3月--

  • 1 2 3
  • 4 5 6 7 8 9 10
  •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19 20 21 22 23 24
  • 25 26 27 28 29 30 31
Dungeons and Dragons 4.0™《龙与地下城4.0》核心规则书©以及相关产品所有专利 由 Hasbro全部保留,其简体中文版由Hasbro独家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Perfect World Chinese)制作发行;相关图片由Hasbro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Perfect World Chinese)使用,并保留全部权力。“Dungeons and Dragons” 《龙与地下城》、“Wizards of the Coast(WoTC)”及“Hasbro”标志均为Hasbro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Zongheng及其标志是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Perfect World及其标志是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其他商标是其他公司的各自所有物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