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1 14:38:33

Draj的居民

来源:转载

译者:兔子半妖  来自:大法师之塔

[CSoD]第三章 Draj的居民

Draj的居民

  在Draj的日常生活是可怕的,Draj的宗教基于恐惧,统治者用恐惧巩固自己的地位。Draji,无论是贵族或者自由民,都在被监管着,他们的宗教主宰他们的生活。性别在Draj并不重要:男女有着平等的地位,被平等地看待。Draji的皮肤是古铜色的,有着黑眼睛和黑头发。大部分Draji有着一张宽脸、薄嘴唇和尖下巴。平民穿着宽松的色彩明艳的衬衫和裙子。

Draji的童年
  Draji 的童年严格地说没什么区别。当他们出生的时候,父母以他们出生的那天来命名,比如七黑骨、第三红牙或者一黄沙。当他们长到7岁,父母相信他们已经从艰苦的童年中幸存下来,可以活着长大成人的时候,孩子将被正式命名。在这一年龄段,贵族的儿童将被送往双月城接受武士文化的教育与训练。

  孩子们在家也接受武士文化的教导,他们的双亲将负责教导他们了解祭祀的重要性,巫网,武士文化等等。孩子们将直面宗教中那些残暴的仪式,他们被父母带去观看活祭。孩子们被教导要尊重长者,不对任何人撒谎,而被抓到的撒谎的孩子将被荆棘刺穿下嘴唇,并任由荆棘留在那一段时间以示惩罚。显然,孩子们将很快学会诚实(或者更高明地撒谎)

自由民
  自由民在Draj指那些不是武士也不是艺术家的人。Draj很少有没什么手艺的劳动者。在桌面大陆,Draj的中产阶级是最有权是的,忠诚于巫王的市民拥有相当多的权利,能够随意购买土地,并轻易将自己的地位升到低级贵族,这在桌面大陆的其他城市可是非常难的。

婚姻
  Draji 自由民的婚礼应当说是相当简单的,一名圣堂武士主持仪式并且将新人的名字记录在一本保存在Guthay 神庙的书中。丈夫与妻子相互发誓,在仪式后,丈夫的斗篷和妻子的裙子将用一个绳节连系在一起,象征他们相互结合。Draji是一夫一妻制的,他们对配偶非常忠诚,但重婚也是允许的。

  婚姻在Draj受到保护,通奸所受到的刑罚将是死刑,任何地位的罪犯都不能幸免。与已婚奴隶交媾的贵族会被处死,圣堂武士们也同样如此,但在判决前指控必须被证实。

所有权
  很少Draji真正拥有自己的房屋,氏族的房产名义上属于家族的长老们,然后一代代相传。长老们要求氏族的所有成员都照办。商人和艺术家拥有自己的房产,自然,他们对自己的房屋是细心照看。

  氏族的房产不允许出售,政府阻止这类事情发生,不论有什么理由。如果一个氏族被灭门(这在Draj漫长血腥的历史中很常见),政府将接管土地,圣堂武士监督奴隶来收割产出的大麻和谷物。

  法律上说,巫王拥有Draj的一切,他将土地租赁给商人和艺术家,然后向他们征税。

  贸易没有什么限制,当然,和其他地方一样,魔法物品的交易是非法的。

职业
  Draj很少有什么没有一技之长的平民,主要的职业是武士和艺术家。武士被训练成家族或者商会的守卫,或者加入Atzetuk的军队。艺术家同时是死亡与暴力的传播者,描绘者。当然,也有维持一个城市运做必须的职业,比如面包师,陶匠,纺织工和铁匠。

  自由民几乎不会为了房屋、土地和少量的钱而为贵族做那些日常的服务。自由民会为贵族做的只有保卫工作,比如警卫和保镖。其余的工作都由奴隶完成。

典型的住宅
  自由民的住宅都是典型的Draj风格。

  一些住宅蓄养蜥蜴和蛇作为宠物,很少有住宅拥有花园或庭院。Draji喜欢的消磨时间的方式是训练角斗士或者观看角斗

日常生活
  Draji 的日常生活非常单调而且重复,他们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工作上,警卫和保镖保护着氏族成员,艺术家和商人在他们的店铺里泡着。每天至少有半小时时间用于磨练战斗技巧,因此每个Draji都精于战斗和武器的使用。在游戏中,典型的Draji都有武器专精的特技或者至少一个等级的武士类职业(详见城主手册)。

教育
  因为只有圣堂武士和贵族拥有读和写的权利,自由民从长老们那接受口头传授式的教育。年幼时,孩子们学习他们的家族史以及各个节庆的意义。甚至在他们能说话之前,孩子们就要接受武士精神的灌输。

  Draji的宗教也是每个人教育的一部分,他们被告之祭祀的重要性,为何要取悦元素,巫王的崇高地位。宗教是Draji生活不可分割的部分。

娱乐与饮食
  虽然有很多种选择,但是自由民的食谱还是简单得可怜,erdlu肉和蔬菜便是典型的一顿饭了,当然,还要加上一杯pulque 。

  自由民没有什么时间娱乐,当他们有时间消遣时,通常的方式是观看角斗和自己玩游戏。最流行的游戏是Raxoc,raxoc是一个直径半尺的橡胶球,由针或荆棘缝起来(…)球场呈“I”形,被观看者挤得满满的。两个石环悬在球场两端(想象耳环啊),环离地8到10尺高,洞的宽不超过一尺,球被投进洞中即算得分。

  比赛的目的是将球投进对方的球门。参加者分成两队,将球击入洞中3次算取胜。接触球的部分只能有肘,臀和膝。球必须保持留在空中(与墙接触是允许的)。Raxoc与其说是考验技巧不如说是考验耐力,它通常在正午,日光毫不留情地倾泄在比赛者头上时进行。而比赛通常是在比赛者由于虚脱而倒下或者由于失血过多(球可是非常“锋利”的)

  Raxoc一般被用来解决家族或氏族间的纠纷。两边的精英将被选来参加比赛,而胜利方将是纠纷的胜利者,失败者面临无情的处罚,被嘲笑讥讽甚至流放。

葬礼
  对Draji而言,葬礼是他生平的反映。战死的自由民的葬礼比自然死亡者的隆重得多,而自然死亡者的又比意外死亡者的要好。Draji尊敬而非惧怕死亡,献身于祭祀、战斗,或者因为难产而死是最好的“死法”,因为年老而死则不那么体面

  尸体通常被火化,骨灰被置于一个器皿中,作为家族遗产保留下来。有时,那些“死得不体面”的人将被埋葬在房屋的地板下。这是给亡者们获得荣誉的机会,Draji相信那些保护自己所爱的人的亡者将获得安息

贵族
  Draj的贵族过着和自由民类似的生活,两者间的区别在于贵族接受正统的教育而且无须工作,同样作为武士而活着。

  贵族们聚居在Draji泥浆平原的氏族巨宅中。他们从巫王那里得到大量土地并且交纳赋税。贵族们监督着由圣堂武士交代的耕种任务。而圣堂武士们向贵族提供奴隶以为日常劳作之用。直到晚上,奴隶们才能回到自己的窝棚。这些面积广大的农田要养活整个Draj,同时,剩余的谷物将通过Tsalaxa商会向大陆的其他地区出口,贵族们借此获得丰厚的利润。

  贵族们会集中在被称作tecpans的建筑中讨论还不值得引起巫王注意的事务。Tecpan被修建在双月城中,大金字塔的阴影下,以便于 Tectuktitlay严密地监视他们。耸立在身边的金字塔时刻提醒着贵族们谁真正控制Draj的生杀大权。

婚姻
  贵族的婚姻与自由民的类似,除了在规模上更加奢华。主持仪式的圣堂武士的等级会更高,出席婚礼的人数会更多。出席者在新人交换信物前将礼物献上。交换信物后,新人的斗篷将用一个绳节连系在一起,象征他们相互结合。之后便是盛大的宴会,让新人有机会与他们的宾客交谈。

所有权
  理论上说贵族的土地全部属于巫王,他们只是照看那些土地。贵族们要保证有足够的粮食产出来供应整个Draj。任何在土地上发现的东西,都是贵族的财产。比如钱币,雕塑,刺绣(。。。)都是属于贵族的,圣堂武士不可以把这些东西取走。

  圣堂武士只有在确定贵族犯下严重的谋反罪行时才能将他们“逐出”,未及时交税也可以是个理由,但是只有在逃税数量庞大时才可以引用。

工作
  贵族们富有而且不必像自由民一样劳作,他们把时间花在监管奴隶上,同时他们也和所有Draji一样研习自己的宗教,或者磨练自己的武艺。

典型住宅
  贵族的住宅都是典型的Draj风格:低矮的平顶的Pueblo,最常见的Draji建筑风格。贵族通常拥有巨大的豪宅,以雕塑和刺绣作为调式。他们的家周围通常有着不高的砖制篱笆,警卫日夜不停地沿着这些篱笆巡逻。

  贵族的住宅通常有一个巨大的庭院以供宴饮时观看角斗之用,庭院中通常都有雕塑或者喷泉。

日常生活
  贵族们的时间大部分消磨在监督耕作的奴隶上。当然多数贵族也有其他的活动比如雕刻和纺织。有些人乐于照料自己的小花园或农田


教育
  贵族的儿童们到了7岁就要在双月城的学校中接受正统的教育。年轻的贵族将接受关于星象学和战争史的教育。他们在这个年龄同样要接受战士训练。拥有心灵异能天赋的孩子将被送往心灵之屋接受训练。

  贵族的孩子同样要被教导他们自己在宗教中的地位,繁多的仪式以及祭祀的重要性。学校是把年轻的Draji 贵族被“雕刻”成巫王的忠实子民的地方。

娱乐与宴饮
  贵族们的宴会同样热闹非凡,成碟的蔬菜,玉米和肉类可以随意拿取。当然贵族们的盛宴上更是有从遥远的城邦运来的美食。

  观看角斗是贵族们通常的娱乐方式。胜利者会获得一份奖赏。虽然贵族们乐意跑去竞技场观看角斗士的战斗,但是私下的角斗也常在贵族自家的庭院中进行。Draji禁止歌舞表演后,贵族宅院中私下进行的角斗表演也很少了。

  贵族们的另一项独特的娱乐被称为Uey,一只凶猛的野兽被系在桩上,3或4个手持黑曜石短剑的贵族上前与之格斗并将它杀死。战斗结束后,发起致命一击的人将能取走野兽作为战利品。

丧葬
  贵族的葬礼也和自由民一样,是他们生平的反映。虽然贵族可以承担昂贵的仪式,但是死于疾病或者岁月的贵族同样只是简单地下葬。在战斗中牺牲的贵族将获得包括战歌,火堆和鼓手的盛大的葬礼,之后尸体被焚化并且装入器皿中收藏。

继承权
  虽然土地只是巫王“租借”给贵族的,氏族内部仍要选出自己的领袖。圣堂武士对次不会敢于。家族当前的领导者根据需要和表现挑选他的继承者,而非性别。继承者不一定是子女,他可以是侄子或者孙女。男女并不重要,关键是继承者的智慧,战功,管理技巧和艺术天分。

 奴隶
  Draj有2种奴隶:外国和本国的。外国奴隶是被圣堂武士监管着耕种泥浆平原上广阔土地的,而本国奴隶在城内受贵族和圣堂武士们驱使。外国奴隶一般是由于各种原因在城内被逮捕的外国人,而本国奴隶一般是因为运气不佳而被迫卖身的人。对于本国奴隶而言,奴隶命运不是长期的,他们可以通过工作来摆脱这困境。

外国奴隶
  外国奴隶居住在特意修建在泥浆平原上的小棚屋中。在一些巫王统治的时期,圣堂武士们在泥浆平原中划分出一小块来做外国奴隶的居住地。一座石桥将它和主平原连接起来。没有墙的保护,因为奴隶们不可能逃跑。遍布平原中的剃刀般锋利的黑曜石使得逃跑变得缓慢而危险。奴隶们如同猪狗般居住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食物由主平原提供,以保证奴隶们不会造反:食物每天两次从一条狭窄的堤道上送来,圣堂武士们只要把守住堤道就可以看着造反者饿死。

  外国奴隶没有婚姻和接受教育的权利,他们大部分的工作都在田地中进行:耕土,灌溉,种植,收割。他们也被当作角斗士使用,在竞技场中为公众提供娱乐。许多奴隶为 draj的制砖业服务:从泥浆平原里采泥,将它们与稻草混合,塑形,然后在烈日下晒干。这些砖被用于修复或新建房屋。奴隶们也可能被卖到其他城市去。

  外国奴隶始终生活在恐惧中,一旦城市的囚犯不够就会使用外国奴隶做为人牲。奴隶事实上没有任何权利,他们经常在圣堂武士的压迫下劳累而死。死去的外国奴隶不是被埋葬,而是直接扔给秃鹫处理。Athasian的烈日下遍布奴隶干枯的白骨。

  外国奴隶通常是通过盗匪或奴隶贩子车队由其大城市带来的。外国首先由圣堂武士们挑选,事实上,没有任何外国奴隶可以进入内城。这有利于保持Draj人种和文化的"纯洁"。

本国奴隶
  本国奴隶是那些由于要偿还债务或者是运气不好而穷困潦倒,自己卖身或被父母卖出的Draji人。他们通常在城内工作,比如宫殿或者贵族的领地,甚至在巫王的花园里。他们也在城内的磨房里工作,为Draj的对外贸易服务。一些本国奴隶会成为角斗士。在雇主眼中失宠的武士经常会卖身给竞技场以夺回失去的荣誉。

奴隶的死亡
  Draj的葬礼总是反映死者的一生。即使是本国奴隶,以奴隶的身份在工作中死去的话,也得不到一点认可。在工作中死去的本国奴隶得不到埋葬。有时尸体被圣堂武士们火化,但更多的时候是被直接扔进泥浆平原。拜访Draj的人都会看见路边遍布着被黄沙遮掩的累累白骨。每个卖身的本国奴隶都处于这样的绝境中:以奴隶的身份死于劳累的话将得不到任何认可与尊重。他们都会尽力确保自己能偿还债务,获得安息。

  在战斗或竞技中光荣地战死的奴隶将受到尊重,他们的尸体会被火化,骨灰被撒向他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竞技场;耕作者们的骨灰被撒在农田里("耕作者们的骨灰被撒在农田中",然不是战死者才会被隆重处理么?即使是玩角斗的农夫也会被当战士对待啊)。

外来者与罪犯
  Draji人不能容忍陌生人与罪犯。对Draj野蛮残忍的仪式公开表示不满的外来者应当小心。在Draj不受欢迎的懦夫会被囚禁或者直接送去美洲虎之门(这个典故下章会解释,基本是被分尸)。

  Tableland上享有盛名的武士们会得到尊重,然而高傲的Draji人总要证明自己是最强的。外来的武士将被要求在比武中展示自己的战技,失败的下场通常是被杀。

  在Draj犯罪只会受到一种惩罚:死刑。死刑有两种方式执行:斩首或是缓慢痛苦的站笼。被判处站笼者被带入环城放置的囚笼中,由少量警卫把守,因此营救是可行的。Draji的蒙面者同盟经常会策划组织营救囚犯以获取报酬。但是营救行动一定要快,通常一周之内囚犯不是死于饥饿就是被拿去当了人牲。

  圣堂武士们维护着Draj的法律,然而维持秩序很少成为问题。虽然外来者有时会无视整个城市的想法,四处散播对Draj政府的不满;蒙面同盟也会煽动市民造成麻烦。但这些事不是天天都有的,优柔寡断的Chimali(蒙面同盟的领导)不想引起太多混乱。而Draj人对宗教的狂热使得犯罪也很少发生,偷盗被看成最低级的犯罪,穷困潦倒的Draj人宁可卖身为奴隶也不愿意当盗贼。

--2012年3月--

  • 1 2 3
  • 4 5 6 7 8 9 10
  • 11 12 13 14 15 16 17
  • 18 19 20 21 22 23 24
  • 25 26 27 28 29 30 31
Dungeons and Dragons 4.0™《龙与地下城4.0》核心规则书©以及相关产品所有专利 由 Hasbro全部保留,其简体中文版由Hasbro独家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Perfect World Chinese)制作发行;相关图片由Hasbro授权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Perfect World Chinese)使用,并保留全部权力。“Dungeons and Dragons” 《龙与地下城》、“Wizards of the Coast(WoTC)”及“Hasbro”标志均为Hasbro在美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Zongheng及其标志是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Perfect World及其标志是北京完美时空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在中国或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商标或注册商标。其他商标是其他公司的各自所有物产。